【独家】拖欠员工工资、被限制高消费 前途汽车或正寻求资本方接盘

2020-06-28 00:45      点击:104

  由于目前资金状况不容乐观,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,前途汽车或将以股权转让形式委身于其它企业。对于这一传闻,陆群及前途汽车相关负责人均未做出回应。

  然而,这款定位高端、售价高达75.43万元的电动跑车并没有获得市场的认可,“两年多的时间销量也就是一百多辆。”上述前途汽车前员工透露道。

  “原计划在(2019年)8月和9月能分批到位的融资款,因为一些原因需要延期到账。”早在去年9月,陆群便曾向外界透露了公司的资金状况,“这使得公司部分原定推进的工作,因资金延期到账遇到困难。”

  在此之前,前途汽车会在周末针对会员举办前途VIP线下活动,然而当记者致电位于上海新天地的前途汽车体验店时,有销售人员表示“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举办活动了,一方面是受到疫情的影响,一方面也有公司内部的原因。”

  尽管已经出台了多个版本的离职清算协议,但最终前途汽车并没有能够兑现。而流传于网络的由前途汽车员工自行组织的多个“讨薪群”,也进一步印证了前途方面拖欠工资的事实。

  “我们曾经对前途汽车做过尽调,但对他们的产品规划不认可,并且公司的官僚气息比较严重,最终我们并没有投资。”一位投资人对记者表示。

  资金困境引发连锁反应

  天眼查显示,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已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,前途汽车(苏州)有限公司共有35条司法风险,其中包括9条开庭公告、16条法律诉讼、2条限制消费令、7次被列为被执行人以及1条立案信息。

  在此次外部融资进展不利后,前途汽车就陷入了资金困境。“下一步是股权出让,换取运营资金。”上述知情人士透露,前途汽车希望引入战略投资方,“最好是国资能够接盘。”

  不过,至2019年2月,长城华冠发布公告称,拟申请公司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,即退出“新三板”,此后又被曝出筹划登陆科创板。但截至目前,长城华冠或前途汽车均未登陆科创板,也就意味着失去了在二级市场获得资金的机会。

  2020年春节后,前途汽车再次与部分员工签订了离职协议,并提供三个选择,但时至今日,离职的员工仍未获得工资,目前已有不少员工正在组织集体劳动仲裁。“感觉(支付工资)遥遥无期了。”上述前途汽车前员工表示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2015年2月,前途汽车成立于2015年2月;同年,其苏州工厂正式奠基,一期投资超过20亿元,初期产能为5万辆。也是在同一年,其母公司长城华冠在“新三板”上市。

  “‘新三板’融资能力的确太弱了,但科创板的门槛对他们来说又太高了。”在上述前途汽车前员工看来,整体转让或许是前途汽车最好的归宿。

  外部融资不被认可

  “长城华冠为维持未来的发展,将有更大的资金需求,而留在‘新三板’将不利于长城华冠进一步融资。”对于长城华冠的退市,彼时有业内分析人士表示,“长城华冠冲劲不足,登陆科创板尚有难度。”

  除了拖欠员工工资,陆群本人及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也麻烦缠身。天眼查显示,陆群已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;而其母公司长城华冠也因一起仲裁纠纷,于6月11日被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。

  由于融资受阻,有员工爆料称,前途汽车自2019年7月起便停止向ABC级员工(前途汽车员工分为ABCDEFG七个等级)发放工资,在2019年9月,强制AB级员工、鼓励C级员工通过办理信用贷给公司员工发放工资,但实际依旧未给ABC级员工发放工资。

  2016年10月,前途汽车获国家发改委批复的5万辆纯电动车生产资质;2018年4月,前途汽车进入工信部第306批《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》新增车辆生产企业名单,成为手握“双资质”的新造车企业。2018年8月,前途汽车首款产品K50上市。

  资金短缺已对前途汽车的日常经营造成了影响。目前,位于北京三里屯的前途汽车首家体验店已暂停营业,前途汽车会员服务公众号“前途驿”的更新也停留在了今年1月21日。

  事实上,作为新势力造车企业之一,前途汽车并没有像蔚来、威马、小鹏一样进行外部融资,而是主要依靠母公司长城华冠进行股权和债权融资来。据记者统计,在“新三板”挂牌后,长城华冠通过定向增发共募集资金超过20亿元。

  同时,前途汽车在2020年1月起推出离职清算协议。根据协议,前途对在年前离职的员工承诺2个月内结算工资,但年前签订离职协议的员工薪资并没有如期结清。

  彼时,有消息传出,上述融资金额高达10亿元,原计划最晚于2019年11月到账,但最终并未按计划执行。

  “我去年9月离职,之前欠的(工资)到现在也没结。很多人都去劳动仲裁了。”一位前途汽车前员工日前对财联社记者表示。

  在2019年的上海车展上,前途汽车第二款新车K20亮相,同样是定位于纯电动高性能轿跑车。“K50产品和电池技术都不错,但是前途高层对市场了解太少,也不尊重职业经理人的意见。同时,第二款产品又是小众定位,投资人肯定不买账。”该前员工表示,“之前有投资意向的并不少,但是前途方面只要财务投资,且不能参与经营管理。”

  财联社(北京,记者 徐昊)讯,久未发声的前途汽车,以欠薪和或将进行的股权转让再次回到了公众视野中。

上一篇:重庆国资拟入主接盘 北京科锐股价应声涨停
下一篇:海外分析师:中国猪肉需求强劲 行业景气度望延长